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2019管家婆最准的资料 > 慈利 >

中国张家界慈利古代打仗历史

发布时间:2019-07-22 10:33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1943年,中国抗日战争进入战略相持阶段。继鄂西会战后,日军出动10余万人向常德地区发起了大规模攻击。

  常德据沅江下游,是洞庭湖西部一大城市。东临洞庭湖,西依武陵山,南抵雪峰山,北为太阳、太浮两山。过沅江为德山,有湘黔公路通长沙,四周河川密布。是闻名远近的“鱼米之乡”。 常德一旦沦陷,不仅长沙侧翼将被威胁,重庆大后方唯一的补给线被掐断,而且将使重庆直接暴露在日军的兵锋之下。更重要的是,常德的得失还关乎着西南战场乃至整个东南亚战场的胜负,战略位置极为重要。慈利处在武陵山向洞庭湖平原过渡地带,和石门互为倚角,一道构成常德西北方向的屏障,石门失守后,慈利开始遭受日军侵犯。在这片土地上,中国军队展开了为期12昼夜的惨烈阻击战。

  其中,57师驻守常德城区,慈利方面主要是58师和51师两个师担任阻击任务。

  58师(辖172团、173团、174团)师长:张灵甫,兵力8174人;51师(辖151团、152团、153团)师长:周志道,兵力8400人,中国军队参战兵力共为16574人。

  日本入侵慈利的部队为第13师团全部和第34师团佐佐木支队。13师团(师团长为赤鹿理)辖65联队(伊藤部队)、104联队(海福部队)、116联队(大坪部队),兵力编制为23137人;佐佐木支队兵力编制为6220人。日军兵力总数为29357人。

  值得说明的是,51师右翼阵地还要在桃源县与日军第3师团和116师团交战,所以,慈利战场国军要对付两倍于己的日军。

  1、日军进犯路线联队基干为左纵队前卫,于13日8点从刻木寺出发,向毛家山方向南进,18点进入石门桐子溪附近渫水河畔。14日早晨65联队渡过渫水,进入慈利杨家溪,于15日晚渡过澧水,进入猫儿峪。在猫儿峪、赤松山一带受到国军58师172团第三营的阻击,18日晚8点进入慈利县城。

  第二路是以第13师团步兵第104联队(海福部队)作为右纵队,于13日早晨从杜家冈出发,越过山岳地带,经万仞洞、螺系坝;再经三合山、永盛桥、大沙溪,于17日晚进入茶林河的对岸,当天夜间渡过澧水,在保安桥与65联队会合。于18日晚8点进入慈利县城。

  第三路是以第13师团步兵第116联队(大坪部队)为右侧纵队,于13日,从新门寺附近出发,经杜家冈,于万仞洞南方渡过渫水;然后经分水岭、三合山西麓,东岳观附近,向慈利急进。日军战史资枓记载,这路日军因弄错了行军路线日到达岩泊渡,经朝阳、金坪进入龙潭河。

  第四路是协同13师团作战的佐佐木支队,于17日从新关附近出发,经过永盛桥,东岳观,由于在垭门关遭受到58师172团第一营的阻击,至19日正午,渡过澧水进入慈利。

  11月2日,13师团从湖北渡过松滋河,11日到达石门杜家岗、新门寺附近。佐佐木支队从公安县进入湖南,当天来到13师团西北部的新堰。此时在石门驻守的73军正面临灭顶之灾。佐佐木支队配合日军又一个精锐师团第3师团,将73军团团围住。

  战斗一打响,这支在南县“厂窖惨案”中遭受重创、还没恢复元气的部队很快就溃不成军。暂五师师长彭士量在指挥作战中阵亡。军长汪之斌在给第六战区电话汇报称:“有副军长一人、师长三人、副师长三人战死或下落不明,四个师,仅存兵力约四千,重火器装备均已丢失,基本失去战斗能力。”

  11月14日,从石门溃逃出来的73军在慈利杨家溪附近又遭到13师团的致命一击。

  这一天,杨家溪旁的澧水河被鲜血染红了。许多见证当年惨状的老人,至今还都不忍回顾那段血腥往事。

  14日晚,蒋介石在给军令部的电线军今后作战要领,“以一部确保常德,主力在慈利附近地区,与敌决战”。

  第74军,是中央军中的精锐。其军装备补给与素质始终高出一筹。这个军在实战上也不含糊,八年抗战中几乎打遍华中战场所有的硬仗。1940年,74军进行整编,配备最新装备,直属军事委员会。日军对这支军中的王牌部队深为敬畏,并以“三五部队”称之(指所辖的第51师,第57师,第58师,皆以5开头)。

  根据军令部指示,军长王耀武下令:“除第57师坚守常德,主力即控制慈利东南白鹤山、鸡公岩、燕子桥之间山区。保持机动,争取外翼侧击敌人”。

  51师和58师接到命令,立即行动。11月15日,58师在师长张灵甫率领下到达慈利二都岗、燕子桥、黄连洞,并派出搜索队向石门方向搜索侦察。

  58师所辖主力三个团作战部署是:172团,于15日下午赶赴慈利城南落马坡集结。占领祖师殿、垭门关各要点,向猫儿峪、东岳观附近派出警戒部队。174团,于15日下午到达黄连洞,派出警戒部队对石门方向警戒。173团,16日上午10时,赶往慈利城南燕子桥附近集结,在岩泊渡、柳林铺附近侦察渡河点、征集渡河材料。

  直属骑兵连,经上五通、慈利、垭门关,15日下午,到达通津铺担任师左侧警戒。当天58师前线师,在慈利、桃源交界区设立了防线。师指挥部在王家棚。

  11月16日,日军第13师团在突破国军石门第73军防线后兵分四路向慈利进发。

  16日上午9时,58师的搜索警戒部队与日军65联队的先头部队第一大队在猫儿峪狭路相逢,双方接火,打响了慈利阻击战的第一枪。这支国军小股部队与敌人周旋到中午,奉命撤退,防守赤松山扁担垭阵地。

  17日拂晓,约1000余日军从东岳观南家村向垭门关进犯。防守垭门关的是172团一营,他们早已占据有利地势,在垭井附近的陈家大凸和史家大凸构筑了工事,做好了战斗准备。

  当天下午14时,在通津铺担任警戒任务的骑兵连也遭遇了敌兵,双方旋即发生了激战。

  从17日开始,至24日,日军先后在赤松山、垭门关、羊角山和七姑山遭到了国军顽强阻击。其间,国军先后组织了三次漂亮的伏击。一次是18日上午,51师和58师各一部在亮垭(广福桥老棚村境内)将日军派往增援赤松山的第三师团68联队包围,歼敌约200余人。第二次是将突袭国军羊角山左翼阵地的一股约300人的敌军全歼在廖家村附近的澧水河。第三次是日军攻击到七姑山下,国军乘敌人立足未稳,两个营从七姑山和零阳山分别杀出,歼敌上千。敌65联队长伊藤伊彦也在这次战斗中被击中右腿,差点丧命。这个阶段,国军一直占据地形上的优势,但是,日军利用飞机、大炮,还多次使用毒气,给国军造成了重大伤亡。羊角山一役,国军伤亡达900余人。七姑山之战,日军出动13师团65联队、104联队、佐佐木支队第四大队和第3师团一部约一万五千人,全线发动了攻击,阵地几次易手。国军51师151团二营营长张先勇壮烈殉国,153团第三营营长周德民率众冲杀,光荣负伤。

  慈利阻击战,74军外围51、58师一面阻击,一面诱敌深入,目的是想把敌人引向慈利的西南方,减轻常德方面压力。敌我双方拉锯到龙潭河以后,战场形势发生变化,两个师才全面开始反攻。

  11月21日,116联队一部大约2000日军绕过国军防线,到达龙潭河,企图偷袭58师指挥部。师直属部队一面抵挡,一面掩护师部往高桥方向撤退。七姑山正在鏖战,龙潭河却响起了枪声。同时,日军104联队绕道进入二坊坪,多支小股部队渗透进景龙桥。日军飞机在上空盘旋、轰炸。一时间,这片三角区域陷入了一场混战。

  23日下午3时,51师奉命转移,除一部留置七姑山,就近归58师张灵甫指挥外,主力占领新铺、高桥。

  25日,常德外围阵地相继丢失,城区被日军团团围住,国军第六、第九战区同时紧急调度,派兵救援常德。而敌军13师团在慈利进展不力,引起了军部的不满。11月20日,攻击到桃源盘龙桥附近116师团黑濑联队接到命令:第十三师团在慈利方面没有取得进展,黑濑部队由军直辖,向黄石方面转进,以攻击第13师团正面敌人背后。这支敌军先后在盘龙桥——漆家河,漆家河——陬市,陬市——漆家河——黄石(龙潭河),黄石--常德之间来回奔忙,于24日才到达常德西北参加攻城。

  为了尽快消灭龙潭河这支日军,解救常德,张灵甫决定开始大反攻。他让刚到白果庙驻防的174团迅速收缩防线,经云朝山、告子峪、高桥,从西面发起攻击。每团各挑出200名勇士组织奋勇队,穿插到敌后,发动突袭;步兵指挥官李嵩赶到枫球坪指挥作战。并派出一个营和一个骑兵连,加上无线电部队组成突袭队,向常德方向驰援。

  25日13时,总攻正式发起。174团从西面,172团从北面,173团、51师152团一部从东面同时发起攻击,日军三面受敌,顾此失彼,慌忙还击。双方激战一下午,日军13师团116联队第一中队长川崎芳雄在混战中被打死。

  直至深夜,奋勇队还在四处出击,枪声此起彼伏,日军得不到片刻休息,激战中,龙潭河一些山头被炮弹削平,房屋被炸毁,土地被烧焦。

  26日一早,龙潭河集镇上冒出了滚滚浓烟,日军抵挡不住强势进攻,向南撤往黄石。逃跑前,四处纵火。古老的龙潭河镇霎时被烈火吞没。

  作为兄弟部队,在58师派部队救援常德的同时,51师也派出一个团的兵力向常德前进。他们穿过日军层层包围,赶到了盘龙桥。12月2日晚,51师救援部队前锋冒险泅渡沅江,进城和守城部队取得过联系。然而,12月3日,常德城已经陷落。

  慈利阻击战,历时12昼夜。先后经历大小战役十余次,收复龙潭河以后,51师、58师全线开始反攻,把敌人赶出黄石、漆家河。在慈利经过修整后的73军也参与攻击,在热水坑、螳螂岗附近歼敌上千,终于雪了杨家溪之耻。

  据74军伤亡统计,慈利抗战将士共伤亡3990人,其中阵亡1914人。日方资料显示,常德会战中,13师团和佐佐木支队共伤亡6661人,其中阵亡3472人。

  日军入侵慈利,给慈利人民带了深重的灾难。据《湖南抗战损失统计》表明:慈利仅县城烧毁房屋达962栋,人员伤亡1123,直接损失达1160亿元。杨柳铺乡盛极一时的商埠--谢家铺、鞭子铺被付之一炬,仅在少数老年人的记忆里留下两个地理名词;东岳观老街被烧掉三分之二,慈利县城面目全非,变成一片瓦砾;景龙桥街道17栋木屋被焚毁;龙潭河古镇一夜之间消失在熊熊烈火里。

  常德会战结束两个月后,蒋介石在第四次南岳军事会议上说:第74军除57师担任常德城防外,其他两师共计只有6个团,在常德周边对抗敌人13师团与其他一个师团共计不下6个联队。经过月余的苦斗,始终与敌周旋到底,并且处处立于主动地位,向敌人实行攻击,这实在是我们革命军抗击史上最辉煌的战绩……

  张灵甫在常德战役外围作战表现突出,获颁云麾勋章一枚,他是因常德战役有幸授勋的少数将领之一,被蒋介石誉为“模范军人”。

http://valerietolosa.com/cili/91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